对于宁夏来说实际操作难度比较大

2021-01-08 10:33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上述四个合作产业,宁夏还提出要在金融方面着重突破,然而由于宁夏金融底子太薄,尚没有明显进展。“金融这块现在还没有实质性进展,现在初步成立了投融资公司,但是计划的3亿元资金还没有到位。另外,与阿拉伯的商品贸易量太少了,从全国的角度讲,宁夏的贸易额还是太少了。”苏立强称。《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宁夏近两年对阿贸易数据发现,2013年宁夏对阿贸易额仅1.7亿美元。2012年宁夏对阿贸易数据并未找到相关记录,宁夏回族自治区博览局相关人士称因体量太小并未在文件中体现,“宁夏贸易方面对外依存度不高,对阿贸易体量更是数额不大”。

宁夏大学经管学院教授杨韶艳亦表示,最初宁夏是想借人文优势,以清真食品作为突破口,再带动其他贸易的发展。“但据我掌握的数据,这几年清真食品的贸易是有发展,但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好。”

前述宁夏发改委内陆处相关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最近在做一个有关这两年项目经验教训的调研,“通过这次调研发现,中阿博览会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但这两年真正落地的项目很少。”

因缺乏含金量高的政策落地,反映到具体项目上,自宁夏获批内陆开放试验区以来,虽对接了诸多中阿经贸的项目,却鲜有落实。

再者,阿拉伯国家投资的模式和中方不同,如说阿方一个项目投一亿,期间管理建设阿方是不管的,只有一个要求就是资金必须按照阿方的方式运作,和私募基金等投融资公司模式一样,对于宁夏来说实际操作难度比较大。

阅海湾也是中阿经贸交往的窗口,2012年9月,宁夏获批内陆开放型经济试验区,两年多来,宁夏不遗余力地打“中阿经济”这张牌,建设了不少经济区,试图通过与阿拉伯国家对接,来探索内陆开放。

nbd:“一带一路”中特别提出要“推进宁夏内陆开放型经济试验区建设”,您认为这对宁夏的发展意味着什么?

值得注意的是,据3月28日国家发布的“一带一路”文件,提出推进宁夏内陆开放型经济试验区建设,进一步在国家战略层面给宁夏定调。不过,记者注意到,宁夏仅有一项庆华集团和哈萨克斯坦国家石油天然气集团合作项目在国家总体规划当中。

在文化旅游方面,苏立强介绍,宁夏已和跟阿联酋皇家投资局签订休闲旅游度假区项目,位于六盘山森林公园,目前中方审批手续已完毕,但是由于诸多原因,资金尚未到位,项目无法开工。同样,中阿联合学院项目,亦是因为外资无法进入,暂时搁浅。

另外,白建平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此前亦计划吸引阿拉伯地区游客来宁夏休闲度假,但目前银川72小时过境免签的政策迟迟未获批,该计划不得不搁浅。“商务区打的就是中阿这张牌,但这张牌非常难打。”白建平坦言。

记者获取的一份中阿合作项目推进情况表显示,据不完全统计,中阿合作对接的项目有57个,但截至目前,已完成的项目仅有4个(22个进入实施阶段,31个正在洽谈)。而在已完成的项目当中,一个为能源项目,一个为纸尿裤项目,其余均为丛书编制项目。

坐落于银川览山脚下的银川阅海湾中央商务区,是中阿博览会永久会址所在地,园内多为拱形和圆形的伊斯兰建筑,与河湖交错分布,白色外观庄重雅致,充满浓浓的异域风情。

不过,宁夏博览局经济发展处处长苏立强告诉记者,上述项目数据不完全,是截至1月底2月初整理的。“我们现在招商引资的项目,包括对中阿以及对 一带一路 沿线地区的项目还在评审阶段。”

不过,当地多位官员坦言,自宁夏获批内陆开放型经济试验区来,在对阿开放和合作上并不尽如人意。“我感觉从试验区批了之后进展不是太顺利,在对阿经贸上突破不大。”宁夏发改委内陆处人士表示,而这源于诸多政策层面的掣肘。

苏立强表示,金融比较弱是因为和阿拉伯地区的合作不对称,不在一个层面上,在机制和法律上的合作还是有些紊乱,这需要一个过程。

金忠杰:宁夏做好内陆开放型经济试验区,以及国家批准的银川综合保税区建设文章,必将成为搭建中国经贸西出通道的有效途径。一方面,宁夏借助内陆开放型经济试验区,进一步为中阿经贸交流提供各种交流机遇,另一方面,要充分利用综合保税区功能为中国经贸走向阿拉伯世界提供输出平台。

尽管先行先试含金量颇高,但宁夏在实际探索中鲜有争取到含金量高的政策。以宁夏重点招商政策为例,苏立强透露,其税收政策就是“三免三减半”,于2012年修订到现在仍在执行,并无针对中阿合作项目的特别政策。

而落地签未获批,亦与航权的运作相关。上述宁夏发改委内陆处相关人士表示,宁夏目前已开通三、四、五航权,但之后没有运行,主要是没有航班,没有航空公司去飞这条航线。“落地签我们已经报上去了,但现在还没有批。“

金忠杰:宁夏为数不多的人口所能创造的经济总量是有限的。作为与阿拉伯国家交流合作的平台,中阿博览会除了经济意义之外还肩负国家政策和外交使命,而该部分内容是不能用经济数字量化分析的。宁夏不一定非要以自己为主体“单打独斗”,可以转变思路发展“通道经济”,搭建好其他地区与阿合作的平台。

具体到项目,银川金凤区区委书记白建平介绍,于2012年获批的阅海湾商务区最大的项目为希诺国际健康城,由沙特投资35亿美元,据记者了解,按照商务区规划,要建七个医院,专为中东地区阿拉伯国家量身打造。然而在运作的过程中,因外汇管理政策等原因,目前阿拉伯的投资暂无法进入。

“一带一路”战略规划发布,推进宁夏内陆开放型试验区建设被写入其中,在国家未来的发展战略中,宁夏无疑有一席之地。在国家大战略下,宁夏如何走好下一步棋?

除此之外,我认为与阿拉伯国家经济合作中宁夏能够做到的有两点,首先是认同其次是需求。认同就是文化认同,宁夏利用文化相通的优势与阿贸易,其文化不仅需要官方认同,还要让阿拉伯地区老百姓认同。而需求指的是双方面的,要明确我们的需求是什么,阿拉伯地区的需求是什么,在明确需求的基础上因地制宜地开展合作。

“与阿拉伯国家的优势只能讲具有人文方面的优势,谈感情可以,谈合作很难。对于一些可能的合作,宁夏产业太薄弱,与阿拉伯国家不好对接,没有好的产业就带不来经济发展。”宁夏发改委内陆处相关人士表示。

特别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宁夏自治区政府发展区内经济,并不能把其作为一个单独的个体,尤其在践行“一带一路”战略规划中更不能把自己跟甘肃青海等地割裂开来,要以“抱团取暖”的合作方式发展对阿贸易。

对此,当地多位官员直言,“中阿经贸”这张牌难打。主要原因在于产业基础薄弱,导致项目落地难度较大,同时又面临着政策天花板的困窘。事实上,宁夏内陆开放型经济试验区的困窘,亦是多数西部内陆省份面临的共同问题。

“推进宁夏内陆开放型经济试验区建设。”这是“一带一路”顶层设计中关于宁夏回族自治区的定调。宁夏内陆开放型经济试验区探索至今已逾两年,由其主导的“中阿经贸”这轮棋局已进入中盘阶段,目前收效如何?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宁夏回族自治区博览局获悉,按照官方的设想,中阿主要在四个产业方面合作对接,一是清真食品和穆斯林用品,二是农业,三是能源或新能源,四是文化旅游。

nbd:宁夏在内陆开放探索中,一直打“中阿经贸”这张牌,但进展并不尽如人意,您认为存在哪些问题?该如何解决?

当地官员对此直言“感到尴尬”,国家规划只提了银川是“一带一路”的主要节点城市,重大项目建设落在银川的只有一个。

对此,在基层工作多年的银川金凤区区长李全才感受颇深,宁夏向西开放仍沿用西部大开发所得税降至15%的一套政策,凡符合西部大开发产业目录的项目均可享受此政策,其他并无太多含金量高的政策。

据苏立强介绍,国家质监局虽已批准宁夏作为清真食品唯一的认证中心,但宁夏目前尚未和阿拉伯国家和地区形成相互认证,成为制约清真食品对阿贸易的最主要瓶颈。

另外,农业方面,据记者了解,宁夏一直试图建立中阿农业技术合作中心,目前初步有意向性的方案,同样需要较为漫长的过程。

然而,以上四个产业在推进过程中,都面临着不同程度的问题。“这几个产业需要时间逐步去推进。”宁夏博览局经济发处长苏立强表示。

然而,当地多位官员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坦言,因政策产业掣肘,近几年开放的力度和成效不是太明显。

为此,《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下简称nbd)专访了宁夏大学阿拉伯学院学院副院长金忠杰。

金忠杰:实际上宁夏对阿拉伯国家地区了解知之甚少,总是把22个阿拉伯成员国当做一个整体对待。事实上不同国家对我国贸易需求是不同的,因此对阿合作中针对不同的国家要制定不同的战略,做到有的放矢。

宁夏回族自治区博览局经济发展处处长苏立强介绍称,宁夏主要的平台是中阿博览会,宁夏在中阿合作上并无特殊政策,2012年获批内陆开放型试验区以来,国家层面给的政策为先行先试。

目前距宁夏回族自治区获批内陆开放型经济试验区已两年多,两年间,宁夏试图通过打“中阿经贸”这张牌,来探索内陆开放,其中的经验得失,或可供西部其他地区借鉴。

据宁夏博览局初步统计,中阿合作方面现在初步有50多个项目,根据中阿合作2014~2016年计划,有些已经完成,有些还在进一步接洽推进。对于项目合作跟踪服务,发改委正在推进,尚未落实的还不能对外透露。

金忠杰:改革开放以来,宁夏的发展有几次大的政策机遇。第一次是2000年的西部大开发;第二次是2008年宁夏回族自治区成立50周年之际出台的《国务院关于进一步促进宁夏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发展煤炭产业;第三次是2012年获批内陆开放型经济试验区“先行先试”;第四次就是被纳入本次“一带一路”战略规划。目前对于宁夏而言,最重要的就是把握“一带一路”的政策机遇,以文化优势为依托发展中阿经济。

记者获得的一份中阿合作项目推进情况表显示,中阿合作项目共57个,其中仅有4个完成,22个进入实施阶段,31个正在洽谈。

按照宁夏内陆开放型经济试验区规划的目标,主要是要与阿拉伯国家及世界穆斯林地区(以下“对阿”简称与之同义)全面展开经贸文化的交流合作。《每日经济新闻》注意到,基于上述目标,两年多来宁夏一直不遗余力地推进中阿经贸合作,推出了诸如阅海湾中央商务区之类的项目。

除了诸多政策层面难以突破,获批两年的宁夏内陆开放型试验区,始终在“中阿经贸”方面突破有限,亦源于宁夏所推的合作产业,难以与对方形成规模贸易合作。《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宁夏曾试图与阿拉伯国家及穆斯林地区就清真食品、农业等多个产业展开合作,但结果都不如人意。之后尝试推金融合作,但因产业基础薄弱,亦无实质进展。按照官方的说法,这些产业需要时间逐步推进,存在不同程度的障碍和瓶颈。

对于项目落地的状况,李全才亦坦承,以阅海湾商务区为例,2011年动工建设至今,商务区共接待阿拉伯国家地区150万人次,但其中真正落地的项目不到10家。

值得一提的是,4个已完成的项目中,有两个为丛书编制项目,其余两个分别为合资的能源项目,以及在迪拜建设纸尿裤生产工厂项目。

首先投资的政策和理念不同,阿拉伯地区的资金比较雄厚,伊斯兰基金投资的要求首先是资金能够随时进出,这一点宁夏现在还做不到;另外在法律层面、机制设置层面有障碍,据记者了解,当地还在推进金融流通跨境货币业务。